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一屋兩人三餐四季,「日本9旬老夫妻」無車無存款,卻活成了讓人羡慕的樣子,網友:這是一對神仙眷屬!

比肩魚 2022/04/21

我們曾經都嚮往過,把眼前這些枯燥又單調,重複又乏味的生活,過成有滋有味,又有期待的詩意生活,這樣的生活遠方,該有多麼美好。

家,應該是生活的百寶箱。——勒·柯布西耶」

1928年,英子出生于愛知縣半田,她家裡有著經營了200年的造酒坊。

因為家境優越,她自幼衣食無憂,性格卻有些內向。

英子不喜歡上學,課堂上不敢回答問題,會因為精神緊張躲進廁所,廁所太髒又受不了,只好逃回家去看傭人種地。

她家附近有很大的菜園,種著各種蔬菜,那裡讓她覺得安心,是童年最開心的地方。

22歲時,她認識了一個叫津端修一的男子。

那時候,他是東京大學遊艇俱樂部的隊長,和隊員一起來愛知縣參加比賽,卻沒地方住。

身為隊長的他,去英子家協商看能否借宿。英子說:「我家酒窖空著呢。」

于是,一行人浩浩蕩蕩地住進了英子家。

他是個窮小子,身上穿著皺巴巴的麻布褲子和草鞋。

可是,她看向他的眼神裡有星星,亮晶晶的。

多年後想到初見情景,她依然眉眼彎彎

5年後,他們結婚了,沒有舉行婚禮,只是在輪渡碼頭辦了一場派對。

她沒有遺憾,反而覺得有意思,總是笑著回憶:「那時候天很冷,在碼頭舉辦結婚派對挺瘋狂的。」

積存時間的生活,就是親手營造奠基于生活的資產。——津端修一、津端英子」

婚後的日子並不寬裕,英子卻有個購物理念: 「要買就買好的,絕對不可以買便宜貨。」

修一是個建築師,最初月薪只有4萬日元左右。第一個月工資到手,英子給他定制了一套西裝。

她家有許多關于錢的家訓,其中一條是 「給男人穿一流的衣服,吃一流的東西,品格就會出來」 。

後來,她又給修一買了鞋子、手錶,價格都比薪水高。

修一是不大管錢的人,經常是英子獨自為錢暗暗煩惱。

有次修一說想要買一艘帆船,她只淡淡地回了句:「哦,這樣啊。」

一艘船的價格是70萬日元,家裡的錢是遠遠不夠的。她想了想,決定將自己所有的首飾、和服都拿去典當。

她之前從未去過當鋪,出發前一晚緊張得睡不著覺。後來,她終于給修一買了帆船。

自始至終,她都沒有和修一說過典當的事兒。

英子一直認為,購買的東西是要傳給下一代的。他們家的傢俱,比如餐具、五鬥櫃、衣櫥等,都是質量特別好的, 花了35年才一件一件買齊。他們有兩個女兒。

買傢俱時就想好了,將來嫁女兒不買新傢俱,而是讓她們帶走這些。

因為女兒出嫁後處于陌生環境,如果身邊有用過的器具,會有受到保護的感覺。

英子不時叮嚀女兒們:「這是你們的陪嫁,要小心使用。」

英子的婆婆經常說:「你又沒有錢……」這時候英子都會態度恭敬地說:「是的,我以後注意。」

實際上她無法改變「事物對于人最重要」的理念,對于自己喜歡的東西,她會耐心等待買得起的那一天。

在她看來, 這是積存時間的生活,親手營造奠基于生活的資產。

所有的答案都在大自然中。——安托尼·高迪」

津端修一曾是房產公司的王牌建築師,非常有想法,也很有個性。

1959年,日本遭遇了伊勢灣颱風,5米高的海嘯將陸地變成汪洋,人們需要搬到更高的地方居住,高藏寺新村因此開始籌建。

第二年,高藏寺新村專案開始,修一負責設計方案。公司給他的指示是自由設計,像在新畫布上作畫那樣。

修一喜歡的建築師路易士·康說過: 「城市就是山」

因此,修一主張在山脊上建造房屋,他想將自己的生活理念通過建築表達出來。沒有任何預兆,修一突然不去上班了。

過了一個星期左右,助理來家裡問他,他說自己還沒準備好。

又過了十多天,他回到了公司,帶著十張巨大的圖紙,說自己終于獨自完成了全部設計。

這份設計非常有衝擊力,同事們紛紛驚歎,說是新時代的東西。

但卻遭到了施工部的反對,他們想將山變成平地然後蓋樓房。

最終,為了優先考慮經濟,這份方案沒有被採用。

山被夷為平地,山谷被填平。原本美麗的山丘,成了一排排毫無特色的四方建築物。

津端修一對此很失望,他後來辭職去大學當了教授。

津端修一知道英子喜歡田園生活,于是在高藏寺新村買了塊300平左右的土地。

他想以個人的力量讓平地重現綠蔭。

他親自動手蓋房,用鷹架圓木和三夾板等搭建了漂亮的木屋,又在房前屋後開闢菜園,種植果樹。

英子很開心。這是她收到最好的禮物。津端修一退休後,夫妻兩人就從城市搬到這裡居住。

越認真生活,生活會越美麗。——弗蘭克·勞埃德·萊特」

歸居田園的生活實在太美好,他們在那裡生活了40年。修一什麼事情都要自己動手做,從房屋建造,到土壤培養,到一草一木的種植,再到日常的鋤地、施肥、糊窗紙。

他認為: 真正的富裕,是活動自己手腳的生活

而英子自幼在富裕家庭中長大,任何事情都有人代勞。

最初她會習慣地說: 「請別人做就好了嘛」,修一就督促她:「那可不行,什麼事都要自己一個人做。」

後來,她也學會自己做很多東西,烹飪是她最拿手的。

他們將院中的土地分成21塊,分別種上不同種類的蔬菜、果樹和鮮花。

植物都做了標牌,塗上黃色,還配有可愛的塗鴉或文字。

菜園裡種了70多種蔬菜瓜果,諸如蘆筍、芋頭、土豆、白蘿蔔、黃瓜、草莓、西瓜等等。

還有50多種樹木,既有高大的橡木、鐵木,也有櫻桃樹、無花果、甘夏、柿子樹、栗子樹等果樹。

還穿插著各種鮮花,比如牡丹、報春花、日本雪球花、梅花等。

不管什麼季節,他們都能從院子裡摘到新鮮的有機果蔬,然後由英子將它們變成美味佳餚。

他們熱愛生活,也關愛著小動物。

院子裡專門給鳥兒準備了水盆,上面寫著 「請自便」 。

他們的一日三餐,都是英子用自家種的果蔬,親手做出營養又美味的菜肴。

連餐具都很精美,每個季節會更換不同主題的配套餐具。

每當果蔬成熟後,英子都會做很多點心或果醬,也會打包送給親朋好友,連包裝紙都透著可愛。

他們熱愛與樹木有關的一切,崇尚貼近自然的生活。

外孫女兒花子小時候想要個娃娃屋,他們不想讓孩子玩塑膠玩具,就自己動手用實木做了一個,非常驚豔。

每天都是小日春和。——津端修一、津端英子」

津端修一有些大男子主義,但他很寵英子。她提出的要求他都會改,儘量讓妻子滿意。

她做的食物,他總是不吝誇讚,諸如「很美味」、「你能夠將布丁裝滿盤子而不弄碎它」之類的誇讚,充斥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。

英子是一個日本傳統女性,以丈夫為生活中心。修一喜歡吃土豆,她就變著花樣給他做,哪怕自己一點兒也不喜歡。

他不喜歡金屬勺子,她就去換成木勺。

英子說自己很快樂。結婚之前家人對她有許多限制,但結婚後修一從沒有干涉過她,她想做什麼,想買什麼,修一都由著她。每當她有什麼想法,他總是第一時間說: 「當然好,聽起來很棒。」

他們幾乎沒有存款,每個月有32萬元的養老金。每次拿到錢後,英子會立刻去購物。

購買自家收成不好的蔬菜,還有修一喜歡吃的金槍魚等。

她只從熟人處買東西,多是買了40年的老店。

她買過物品之後,修一會都給店家寫明信片,寫著「很美味」「加油」之類的話語,還配有可愛的圖畫。

他們結婚60年幾乎沒有吵過架。修一主外,英子主內,互不干涉。在院子裡忙碌時,也是各自做喜歡的事情,除了吃飯和喝茶很少碰面。當然也有意見不一致的時候,通常很快有人會做出讓步。

英子有些粗心,有時會忘記火上正燒著水,或者洗衣機裡正洗著衣服,修一就做出牌子來提醒她。有時候也會通過留言板來溝通:「水都沒關上,上哪兒去了?」「對不起,下不為例。」他並不抱怨,而是說: 「她就是這樣的人,我娶她的時候就知道。」

修一喜歡玩帆船,很燒錢,但她從無怨言。倒是他有些過意不去:「讓你給我買了好幾次比年收入還貴的帆船,真的給你添麻煩了。」英子卻回答道: 「一點也不。

同樣的事情做了十年,也把快樂的回憶傳給女兒了,其實還不錯。」

他們將自己的生活寫進書中,出版了圖書《積存時間的生活》、《每天都是小春日和》等。

小日春和,指的是晚秋到初冬裡陽光和煦的好天氣。

因為彼此的陪伴,對他們來說,每天都是小日春和。圖書在臺灣簽售時,津端修一公開說: 「對我來說,她是最好的女朋友。」

英子87歲時,他們拍了紀錄片《人生果實》。那時他們已經在鄉下住了四十年。在紀錄片裡,她說修一老了以後特別帥氣, 有時候看著就忍不住傾慕他:「哇,他長得真好看」。她說自己不會大聲說「我愛你」,但總會做些他喜歡的東西。

雖然沒有存款,但他們擁有最愛的帆船,吃著有機果蔬,還有可以傳承給後輩的肥沃土地。他們將每一天都過成了小日春和。

風吹落枯葉,枯葉滋養土壤,肥沃的土壤幫助果實,緩慢而堅定地生長。——紀錄片《人生果實》」

有一次,英子問修一:「你會不會思考自己的結局?」修一說:「想也沒有用。」修一其實想過的,在《積存時間的生活》中他說:

我的大溪地朋友說,他們那邊的人都會先決定好,死掉以後要去哪一顆星球。大家都喜歡浪漫的地方,像南十字星就很熱門,一定擠得水泄不通,所以我打算去的是南十字星旁邊的小星星。

燒成炭的遺骨就請人撒到南太平洋的海裡……假如英子先不在了,我會像斷線的風箏一樣,不知道會飛到哪裡去。」

英子也說自己每天都過得很快樂,唯一的煩惱是:「要是我先走了,問題會很大。」

修一的三餐離不開她,衣食住行的習慣也只有她最清楚。

他們的兩個女兒也都說:「媽媽可別丟下爸爸先走,不然他會很可憐。」

英子一直告訴自己,除非把修一送走了,否則是不能去那個世界的。

2015年6月,修一在除草後小睡,之後再也沒有醒來,享年90歲。英子強忍著眼淚,對修一的遺體說:「修一,我會把一切安排好的,所以別擔心。等我時候到了,變成了灰燼,我們就可以一起乘船去南太平洋了。等著我,好嗎?」

修一走了之後,英子繼續做之前兩人做的事情。她依然做飯,都是修一喜歡吃的,一邊供奉,一邊懷念他從前笑著說好吃的樣子。當時只道是尋常。

果實豐收後,她像往常一樣裝箱送給親朋好友。那是修一種的,朋友們能吃到,修一會開心的。她又寫了一本書,叫做《永遠的小春日和之人生無悔》,記錄著修一離開後自己的生活和心理經歷。

有次女兒在家打掃院落,發現給小鳥準備的水盆破了。女兒很難過,英子安慰她說: 「別抱怨,想點積極的東西,或許水盆也到它的期限了。」2018 年夏天,英子的期限到了,享年90歲。離開前,她對女兒說:「我不能讓你爸爸等太久。」

他和她,是日本最傳統的夫妻,卻活成了最讓人羡慕的樣子。

有人說看了他們的生活,不再害怕老去;有人從他們的婚姻中看出了夫妻相處之道;

也有人說心情低落時看看他們,就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。

他們雖然離開了,但慢節奏的愛情和生活,永遠值得我們思考。

人間的生活,就是這麼簡單,一日三餐,一年四季,生活簡簡單單,日常豐豐富富,活得歲月靜好,心思純良。

好的生活,就是從平凡中找到樂趣。


用戶評論